郎咸平

世界级经济学家

  • 战略投资
  • 经济学家
  • 战略规划
  • 北京

    常驻地

  • 面议

    授课报价

  • 139

    讲师指数

  • 100%

    好评率

为什么我们什么都比美国贵

其他 】 2013-06-06 11:30

196

摘要:

一个和每个人的生活都相关的题目,叫做泡沫经济?最近你们看到了吧,到处都是泡沫,房地产泡沫、股市泡沫,如今大蒜也泡沫了,中国的物价存在太多的泡沫。

可怜的越穷越贵:中国人的“伪幸福生活”

  一个和每个人的生活都相关的题目,叫做泡沫经济?最近你们看到了吧,到处都是泡沫,房地产泡沫、股市泡沫,如今大蒜也泡沫了,中国的物价存在太多的泡沫。

  我给读者举个例子吧,1982年,我们去看电影《少林寺》的时候,票价是1毛钱,2007年《变形金刚》在北京上映时的票价是80元,25年翻了 800倍。而在美国,一线的电影院《变形金刚》的票价折合人民币后是54块钱。其实很多香港人到了大陆去看电影,看到票价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香港的票价 最贵也才50港元而已。如果在非尖峰时间去看,还有20港元到40港元的票价,我们大陆这边的收入这么低,电影票的价格怎么可能这么高?简直无法想象?在 中国,像男学生要陪女朋友看个电影,那都是很奢侈的。这就叫什么?物价泡沫。以麦当劳为例,美国麦当劳价格跟中国差不多。天然气呢?我们差不多一立方 3.5元,跟美国也差不多。你发现没有,这种低档餐馆的价格差不多,天然气价格也差不多,可是电影这种东西就差很多。也就是说,吃的跟用的,这种大众都要 消费的东西,价钱都和美国差不多,但是只要不属于大众消费品的,中国的就一定比较贵。比如说长途电话费,如果从美国打过来的话,是一分钟1毛钱,我们打过 去的话,一分钟就得8块钱了,你看差多少?还有松下54寸等离子电视,相同款式,在中国卖40 939元,而在美国的价格就只有我们的四分之一,折合人民币只有10 239元,你能想象得到吗?这个数据我们都已经上网再三查验过的,保证正确。

中国的房价收入比达到了发达国家的三至六倍,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在人均收入不及日本东京十分之一的情况下,房价已和东京不相上下,有些地区的房价收入 比已超过30倍。蔬菜、肉蛋、粮食及食用油价格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物价问题成为了百姓关注的焦点。那么,物价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所谓物价泡沫又是 怎么一回事呢?

我们有些人就喜欢穿大牌的衣服,比如阿玛尼,阿玛尼的西服在我们中国差不多要3万块人民币,但是在美国买的话,折算成人民币却只有15 000块。汽油在中国是6.83元每升,在美国4.56元每升,也差了很多。宝马Z4型的车子在中国要58.9万元人民币,在美国折换成人民币才20万元 而已。另外诺基亚1661型的手机,读者可能会觉得这个东西应该全世界都一样吧,其实也不一样,在中国买大概需要300美金,在美国买就只要85美金,差 了近4倍。笔记本电脑呢?中国买一个笔记本6 000块,在美国换算成人民币只有3 406元,还不止这些呢。我再举几个例子,有个叫Samsonite的旅行包,翻译成中文,我们叫它新秀丽,可能大家不一定知道新秀丽,这种包在美国买的 话,一个大概是27美元,才是中国价格的五分之一到十分之一,我们买一个包都要比人家多花那么多钱。在美国,一件POLO的秋天穿的大衣29美 元,Clark的凉鞋,美国牌子,23美元,看到这些数字,你是不是还以为美国经济破产了、崩溃了?还是大甩卖?我也有这种感觉,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我的一个朋友曾经到美国洛杉矶一家叫小台北的中餐馆去吃饭,4个人点了很多菜,都是鱼虾螃蟹这些海鲜,一结账,4个人才49美金,折合成人民币大概是 300多块,每一道菜平均价格才7美金,像这种鱼虾蟹之类的海鲜,在我们中国吃的话,点钱顶多算个零头。当然如果去那些特别小的店,就另当别论了,但在 一般餐馆我们的就肯定比美国的贵多了。还有我们经常喝的咖啡,在美国是1美元,也就是不到7块钱人民币。我们这边,就是去一般的咖啡馆、咖啡厅,一杯也大 概要二三十块人民币对不对?似乎只有麦当劳这种一般社会大众都吃的快餐,天然气这种一般社会大众都要用的产品,我们和美国的价格差不多之外,其他稍微上点 档次的东西,我们都比人家贵。为什么?

石油战

  酒吧在饭店一楼右侧。从三层楼高的酒店大堂延伸出来的狭长空间内,木制地板折射出一种湿润的茶褐色光晕,再?上成套的殖民地时代风格的木制桌椅,整个酒吧别有一番味道。

  “您是秋月先生?”

  坐在一张桌子旁的男人站起身来问道。这个男人大约35岁左右的年纪。从他身上已经可以看到中年发福的征兆,从额头到头顶的头发已经半秃了。

  中年男人自我介绍道:“我是陈久霖。”

  两人一边握手,一边互相打量着对方。

  陈久霖的名片正面印着公司英文名——China Aviation Oil (Singapore) Corporation Limited。背面则是中文,印着“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陈久霖”。

  “您是什么时候到新加?的?”

  秋月淡淡地问道。对于猎食动物来说,轻松惬意地打发等待猎物出现的时光是它们一贯的做法。

  “7月1号。公司的事终于开始上轨道了,现在正是大干一场的时候。”

  陈久霖快速的把北京味儿英语切分成几个间断的单词。

  “似乎您也已经选好了能源交易员了。”

  “嗯,这个……JP莫里森的名气大家也都是知道的,但能不能请秋月先生说说您的情况?”陈久霖问道。

  “我是1983年从日本大学毕业的,之后在住之江公司任职,金属期货交易员。”

  陈久霖露出努力搜索记忆的表情。“这么说您是滨川的?下了?”

  戴着圆圆眼镜的秋月微笑着点点头。

  滨川泰男曾是住之江公司的明星交易员,他掌控着全球5%的铜交易市场,素有“5%先生”(铜先生)的美誉。可惜的是,由于错误判断大盘趋势,随后一错再错,最终于去年6月份被发现已给公司造成了2852亿的损失,现在成了刑事被告人。

  “那么,目前贵公司是希望我们承担关于套期保值及掉期交易的部分吗?”秋月问道。

  本文摘自[日]黑木亮的《石油战(上下)》

 

最新观点文章

更多
责任声明:此信息是由网站注册用户发布,并不代表讲师宝支持或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及所有权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做出相应处理!

评论

0条评论

在线客服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