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元凯

著名经济学家、金融投资专家

  • 战略投资
  • 金融学家
  • 北京

    常驻地

  • 面议

    授课报价

  • 25

    讲师指数

  • 100%

    好评率

理性经济人

非财务经理 】 2013-06-06 17:50

878

摘要:

信念,伴随着现代经济学与伦理学之间隔阂的不断加深,现代经济学日趋技术化 甚至机械化,因之丧失了许多必要而丰富的人文价值资源,出现了严重的“贫困化

经济学的“阿基米德点”在西方主流经济学那里,“理性经济人”不仅是解释人类经济行为的一把钥匙,也是其庞大经济学体系的重心和支点。在许多人看来,“与人类行为的其他模式比较起来,‘经济人’模式和‘理性行为’假定也许是一个(解释人类行为)最普遍、最有效、最成功的工具” 。遗憾的是,依托“理性经济人”这一支点,经济学家们并不能“撬动”复杂多样的现实世界和整个的经济学大厦
1.重释“斯密问题”
尽管“经济人”这一词语是由意大利经济学家帕累托率先提出并引进经济学的,人们却总是将“经济人”假设的创立与亚当•斯密的名字联系在一起。因而,所谓的“亚当•斯密问题”便是一道横亘在
“经济人假设”的批评者和支持者面前共同的原始方程式,不解开它,就无法厘清正统经济学“理性经济人”假设的意阈。最早由l9世纪德国历史学派经济学家所发现和提出的所谓“亚当•斯密问题”,是指l8 世纪英国著名道德哲学家和经济学家亚当•斯密的两部代表作《道德情操论》(1759)与《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1776)之间所存在的矛盾与冲突:在《道德情操论》中,斯密基于人性本善的假没,把源于人的同情心的利他主义情操视为人类行为的普遍基础和动机;而在《国富论》中,斯密却把人性奉恶作为政治经济学的前提假设,把个人利己主义的利益追求当作人类经济行为的基本动机。于是,一种人性本善的利他主义社会道义沦与一种人性本恶的经济利己主义个人目的论,便矛盾而奇妙地共生于作为思想家的斯密的理论体系之中。所谓“斯密问题”本身并不构成真正意义上的问题,作为⋯ 个“现代性”问题,其真正意义在于如何认识现代经济学与伦理学之间的内在紧张。事情并不完全像德国历史学派经济学家所指责的那样,是斯密自己制造了“自利”与“利他”之间的人格分裂和经济学与伦理学之间的价值紧张。相反,在斯密那里,“自利”与“利他”原本只是一种人性二重性事实的本真反映,“经济人”与“道德人”都只是人性之一面。由此,“斯密问题”所真正蕴涵的一个深刻的现代性问题便凸现出来:在商业社会里,是否能够或是否应当将人类经济行为与其道德行为完全分离开来?经济学与伦理学能否完全隔离?显然,按照斯密的理论体系,如间完整的人格难以被截然分裂为所谓的“经济人”与“道德人”一样,人类的经济行为与其道德行为在终极Ft的的意义上也难以截然分开;同样地,经济学与伦理学的“明确分工”也是站不住脚的。人性有善有恶(“利他”与“利己”)的原始事实,尽管有可能导致人格的分裂,但真正具有健全理性的人是不会如此的。因此,“如果对亚当•斯密的著作进行系统的无偏见的阅读与理解,自利行为假设的信奉者和鼓吹暂足无法从那里找到依据的。实际上,道德哲学家和先驱经济学家们并没有提倡一种精神分裂症式的生活,是现代经济学把亚当•斯密关于人类行为的看法狭隘化了,从而铸就了当代经济理论的一个主要缺陷” 。这就是,为着“科学的”信念,伴随着现代经济学与伦理学之间隔阂的不断加深,现代经济学日趋技术化
甚至机械化,因之丧失了许多必要而丰富的人文价值资源,出现了严重的“贫困化”。

    

经济学的“阿基米德点”在西方主流经济学那里,“理性经济人”不仅是解释人类经济行为的一把钥匙,也是其庞大经济学体系的重心和支点。在许多人看来,“与人类行为的其他模式比较起来,‘经济人’模式和‘理性行为’假定也许是一个(解释人类行为)最普遍、最有效、最成功的工具” 。遗憾的是,依托“理性经济人”这一支点,经济学家们并不能“撬动”复杂多样的现实世界和整个的经济学大厦
1.重释“斯密问题”
尽管“经济人”这一词语是由意大利经济学家帕累托率先提出并引进经济学的,人们却总是将“经济人”假设的创立与亚当•斯密的名字联系在一起。因而,所谓的“亚当•斯密问题”便是一道横亘在
“经济人假设”的批评者和支持者面前共同的原始方程式,不解开它,就无法厘清正统经济学“理性经济人”假设的意阈。最早由l9世纪德国历史学派经济学家所发现和提出的所谓“亚当•斯密问题”,是指l8 世纪英国著名道德哲学家和经济学家亚当•斯密的两部代表作《道德情操论》(1759)与《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1776)之间所存在的矛盾与冲突:在《道德情操论》中,斯密基于人性本善的假没,把源于人的同情心的利他主义情操视为人类行为的普遍基础和动机;而在《国富论》中,斯密却把人性奉恶作为政治经济学的前提假设,把个人利己主义的利益追求当作人类经济行为的基本动机。于是,一种人性本善的利他主义社会道义沦与一种人性本恶的经济利己主义个人目的论,便矛盾而奇妙地共生于作为思想家的斯密的理论体系之中。所谓“斯密问题”本身并不构成真正意义上的问题,作为⋯ 个“现代性”问题,其真正意义在于如何认识现代经济学与伦理学之间的内在紧张。事情并不完全像德国历史学派经济学家所指责的那样,是斯密自己制造了“自利”与“利他”之间的人格分裂和经济学与伦理学之间的价值紧张。相反,在斯密那里,“自利”与“利他”原本只是一种人性二重性事实的本真反映,“经济人”与“道德人”都只是人性之一面。由此,“斯密问题”所真正蕴涵的一个深刻的现代性问题便凸现出来:在商业社会里,是否能够或是否应当将人类经济行为与其道德行为完全分离开来?经济学与伦理学能否完全隔离?显然,按照斯密的理论体系,如间完整的人格难以被截然分裂为所谓的“经济人”与“道德人”一样,人类的经济行为与其道德行为在终极Ft的的意义上也难以截然分开;同样地,经济学与伦理学的“明确分工”也是站不住脚的。人性有善有恶(“利他”与“利己”)的原始事实,尽管有可能导致人格的分裂,但真正具有健全理性的人是不会如此的。因此,“如果对亚当•斯密的著作进行系统的无偏见的阅读与理解,自利行为假设的信奉者和鼓吹暂足无法从那里找到依据的。实际上,道德哲学家和先驱经济学家们并没有提倡一种精神分裂症式的生活,是现代经济学把亚当•斯密关于人类行为的看法狭隘化了,从而铸就了当代经济理论的一个主要缺陷” 。这就是,为着“科学的”信念,伴随着现代经济学与伦理学之间隔阂的不断加深,现代经济学日趋技术化
甚至机械化,因之丧失了许多必要而丰富的人文价值资源,出现了严重的“贫困化”。

    

 

最新观点文章

更多
责任声明:此信息是由网站注册用户发布,并不代表讲师宝支持或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及所有权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做出相应处理!

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