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茹国

最后一公里宣讲家

  • 青少年励志
  • 职业心态
  • 领导艺术
  • 保山

    常驻地

  • 3000元

    授课报价

  • 1525

    讲师指数

我想当“网红”

其他 】 2020-02-14 09:00

166

0

摘要:

三年前,知天命,50年的成长却只为铸就一个传递激发正能量的“草根”宣讲人,美其名曰“最后一公里宣讲家”。那时的我,耗尽精力至力于讲稿课件的准备,耗费时力奔命于乡村会场间,也曾耗去财力置购音影设备,虽无

我想当“网红”


已是天命之年,却想当起“网红”来。


三年前,知天命,50年的成长却只为铸就一个传递激发正能量的“草根”宣讲人,美其名曰“最后一公里宣讲家”。那时的我,耗尽精力至力于讲稿课件的准备,耗费时力奔命于乡村会场间,也曾耗去财力置购音影设备,虽无劳务一说却也乐此不疲。时有“TV”作上几秒闻报,展露的是“一脸荣光”,偶有几次的采访,升腾的是“一腔热血”,最终以“万里走单骑,传递最强音”刊走省媒,植入的是“一根丝”的执着。后来,一切荣归平淡,大凡新鲜事物的初现,易夺人眼球,一旦认可即入习惯,以日常而视之。


平淡归平淡,“草根”之事还得干。从此,一个“草根”的虔诚在礼堂、在报告厅倾注,一个“草根”的狂热在校园、在球场泼洒,一个“草根”的亲情在乡村、在农家流淌,一个“草根”的爱恋在商场、在企业游荡。家国情怀有讲,社会和谐有讲,心理励志有讲,创业守业有讲,父母家教、孩子成长也有讲,学会了上层建筑与地气相接,学会了理论实践与人生日常相融,总能将五十年来人生感悟化作咛咛细语嘱托于众,明目清思善上之道。


虽有漫灌之形,却处独行之地。那年微信走进我的生活,偶然会在朋友圈里看到自己短暂且潦草的形体与声音,一时间竞熟悉地使用起转发、上传功能,总在夜下偷眼看“点赞”,也总有一种莫名的幸福。但这种莫名的幸福并不能长久的陪伴,再好的朋友圈也逃不离麻木,即便是“美图秀秀”也视而不见,并不是所有的“蛮拼”都会换来人们的“点赞”。隐隐约约让人感觉到升级的迫切,下血本置“DV”,拉上内人充当摄影师,下软件充值做剪辑,分享长视频链接,试想着再次感受新一轮莫名的幸福,然喜之不及忧长,时时的注册资质不符、内容文字敏感、广告新闻有涉等等,一次次的“不过”的失败,总让人怀疑了人生。天命之年成不了“网红”。


又一年,置身于贫困县脱贫摘帽工作,在人们低头刷“抖音”,仰头拍“快手”之时,奔赴于上百个行政村社区,将“自强诚信感恩”入耳入脑入心,在享受完夜色下月光的沐浴,一身疲惫,躺下床方觉充实,却也睡之不香,何也?几经辗转,终于明白,先前那“莫名的幸福”其实就是一种“虚荣”,也罢一觉睡去。一晃两年过去,贫困帽成功摘去,想必该是打回原型,重操旧业之时,小小的一纸调令改变了我的职业,成了一名党校老师;小小的一纸调令呈现了我的执着,让职业和事业实现了兼容。


天命之年“网红”离我远去。


(未完待续)


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