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汗青

企业管理技能与领导力培训

  • 电力能源
  • 职业心态
  • 领导力
  • 上海

    常驻地

  • 33000元

    授课报价

  • 30

    年授课量

  • 98%

    好评率

人生不过如此

职场心理 】 2020-03-21 11:36

196

0

摘要:

林语堂曾说:“人生在世,就是有时笑笑人家,有时给人家笑笑。”生活如同一杯白开水,放入糖就是甜的,放入药就是苦的,这痛苦和快乐都来源于我们的内心。有时,我们需要用“有色眼镜”来看看这个世界:心中有苦,便

林语堂曾说:“人生在世,就是有时笑笑人家,有时给人家笑笑。”

生活如同一杯白开水,放入糖就是甜的,放入药就是苦的,这痛苦和快乐都来源于我们的内心。

有时,我们需要用“有色眼镜”来看看这个世界:心中有苦,便时时饱受煎熬;笑口常开,则处处山清水秀。

如果你有笑对人生的能力,那你也会拥有享受人生的权利。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人生千难万难,不妨一笑而过。


01

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李白《南陵别儿童入京》(节选)泰戈尔曾说:“当他微笑时,世界爱了他;当他大笑时,世界便怕了他。”

李白的大笑,震惊了整个盛唐。

风华半生,蹉跎半生,这两个词用在李白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25岁时,李白怀揣着“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的理想,仗剑出蜀,辞亲远游。

上天给了他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世才华,但却没有给这份才华安排一个顺畅的出口。

因为种种原因,李白没有了科举资格,他只能通过“献赋干谒”的手段走上仕途。

而立之年时,李白第一次迈进了长安的大门。

这是他寄托理想的地方,更是他施展抱负的舞台,他就这样满怀信心与热血,昂首走进了这庄严而无情的都城大门。

长安的门也许会永远为他敞开着,可理想之门却将他拒之于外。

为了讨好玄宗,李白趁其外出打猎之际,献上了一篇《大猎赋》,希望能博得玄宗的赏识。

只可惜,他的希望落空了。

于是,徒劳无功的李白,只好唱着“行路难,归去来”的慷慨诗句,离开了长安。

这一去,便是十年之久。

后来,在好友贺知章的举荐之下,李白才得到玄宗的召见。

当召他入宫的消息传来时,李白二十余年的困顿一扫而空,挥笔写下了“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得意佳句。

李白的笑声,也随着他的诗文传遍了整个盛唐。

经历过岁月的蹉跎,李白终于看透了人生的喜忧。

他纵酒享乐、挥毫泼墨,一点儿也不藏着掖着,他边醉边笑,写下了“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千古名言。

该笑的时候,便大声笑,该哭的时候,则痛快哭,潇潇洒洒,任性恣意,这才是对自己最好的犒劳。

得意时的开怀大笑,能让我们时刻保持着一份激情,将自己从平庸的日子里拯救出来;也能让我们一扫往日的阴霾,容光焕发地迎接未来。

这毫无遮掩的开怀大笑,仿佛让我们再次回到了那个意气风发的时刻,重新拾起那久违的梦想,一往无前,无怨无悔。


02

晓迎秋露一枝新,不占园中最上春。 
桃李无言又何在,向风偏笑艳阳人。杜牧《紫薇花》马尔克斯在《百年孤独》中写道:“生命,从来不曾离开过孤独而独立存在。”

人生在世,能陪你走到最后的只有你自己。

每个人都会或多或少地品尝着孤独带来的滋味,但我们要相信:孤独,绝非是苦难,而是一种磨练,惟有笑对孤独,才能磨练出最好的自己。

杜牧的祖父杜佑是大唐名相,一生留下了不错的政治业绩。

杜牧自小也曾以祖父为榜样,认真努力地提高着自己的能力。

他年少时博通经史、才华横溢,一篇《阿房宫赋》,使得自己才名远播。

他还专门研究过《孙子兵法》,并写下了十三篇注解。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位大才,却遭遇到了人生的不幸。

杜牧此生最大的不幸,便是错过了整个盛唐。

他本有一颗济世救民之心,却无奈毫无用武之地。

此时的大唐,早已腐朽不堪,朝廷无能,党争纷然。

众人哓哓,只为谋一己私利,惟有杜牧仍空怀一颗报国之心。

当同僚们纷纷站队、互相攻讦的时候,杜牧选择了独然而立。

他拒绝站队,拒绝低头,拒绝以权谋私,他只做那个最真实的自己。

正如上面这首《紫薇花》,杜牧虽没有提到“紫薇”,但我们仍能感受到紫薇花淡雅高洁的风骨和一枝独秀的品格。

“世人皆醉我独醒,举世皆浊我独清。”

这是怎样的孤独啊!

然而,他却毫不在乎。

有人把孤独看作是痛苦,有人把孤独当做沉沦,而杜牧已经习惯把孤独当做一种生活方式。

在别人的冷眼旁观下,他依旧笑着生活,最终活成了那个混乱时代里独然而立的一朵“紫薇花”。

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无关,孤独本就如影随形,又何必徒劳挣扎。

弱者选择逃避孤独,而强者只会笑着享受孤独。

当你面对孤独时,与其苦苦挣扎,不如以笑相迎,试着去接纳它,和它做朋友。


03

劝君且强笑一面,劝君且强饮一杯。
人生不得长欢乐,年少须臾老到来。白居易《短歌行》(节选)白居易字乐天,“乐天”二字便取自《易经》中的“乐天知命,故不忧”。

正所谓“人如其名”,白居易虽一生坎坷,却活出了连一生顺遂之人都活不出的潇洒淡然。

每次被贬官后,他都能随遇而安、淡然以对,是个不折不扣的乐天派。

有一次,他被贬到了江洲,朋友们都为他愁眉紧锁,而他自己却笑着安慰别人说:“我已经想念乡野很久了,如今成为这青山绿水的主人,真是一件幸事啊!”

除了仕途不顺,白居易的身体也非常孱弱,可以说是一生多病,但他却从不为自己的疾病发愁。

他还经常笑着对身边的朋友说:“枕上愁烦多发病,床上欢笑胜寻医。”

甚至在中风后,他依旧笑着打趣道:“头风若见诗应愈,齿折仍谈笑不妨。”

既病之,则安之,这便是白居易面对忧愁时的淡然与洒脱。

劳伦斯·斯特恩在《项狄传》中写道:

“人生是什么?难道它不是从忧愁到忧愁?结束一个烦恼,又开始另一个烦恼?”

生活中的烦恼不计其数,有人为之愁眉苦脸、寝食难安,有人则淡然以待、一笑置之。

人生在世,谁人不识愁滋味呢。

识得愁滋味,不过寻常人,解得愁滋味,方为真高士。

白居易与苏轼一样,将自己的一生,修炼成了一阵清风。

清风拂面了无痕,一切都是那样的顺其自然、平平淡淡。

忧愁之事,千丝万缕,若能淡然一笑,势必云开雾散。


04

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谭嗣同《狱中题壁》柴静在《看见》中写到:“每个微笑的背后,都有一个咬紧牙关的灵魂。”

人类正是因为有了这种坚持的信念,才会有一个更美好的明天。

谭嗣同出身在一个官宦家庭,父亲谭继洵官至光禄大夫、湖广总督,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封疆大吏。

只要谭嗣同按部就班地参加科举,之后再进入官场,他便可安享一世功名利禄。

但他却选择丢掉这一切,决心“冲破一切网罗”,去追逐心中的光,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

戊戌变法失败后,康有为慌忙出逃,而谭嗣同却选择将自己燃烧。 

面对众人的一再劝说,谭嗣同慷慨说道:“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有之,请自嗣同始!”

就这样,所有通往“生”的道路,都被他自己堵死了。

不回避、不闪躲,以大勇气,直面生死,这便是谭嗣同的坚守。

在狱中,谭嗣同意态从容,镇定自若,写下了这首正气凛然的《狱中题壁》。

临刑前,他神色不变,仰天长笑,大声说道:“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

临难不苟免,是为大丈夫;谈笑生死间,堪称真英雄。

面对危难时,或许我们不够决然,但我们也应有自己的坚守。

以大勇气,笑对危难,以坚定心,追逐光明,做一个永远都不服输的自己。

罗素说:“笑是世间最好的灵丹妙药。”

它能化干戈为玉帛,也能转愁苦为喜乐,不管生命多么短暂,我们都要笑着活好每一天。

笑一天,便不枉活一天,笑一生,便不枉活一生。

生命中的尘埃,需要笑来净化,当你学会用笑面对一切时,你才真正拥有了一个完整的人生。

给生命一个微笑,生命便会还你一世喜乐。

人生三千事,泯然一笑间。

与朋友们共勉。


评论

0条评论